Tag Archives: 美国经济

2020年4月美国经济衰退观察: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美国经济窘境、美联储还能做什么

美国经济步入衰退的担忧迅速上升 目前美国乃至全球的经济状况和1月底的时候大不相同;股市继续上涨,部分得益於国际贸易协议给投资者带来了慰藉。在全球性病毒大流行的今天,全球经济似乎正处在经济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状况当中,甚至可能更糟糕。美国经济数据转而下降,追踪指标存在滞後性美国过去几周公布的经济数据还没有开始反映出已在3月後半月出现的经济放缓的影响。因此,美联储分支机构的GDP预测模型所得出的、有关冠状病毒大流行对美国经济产生的影响的准确结果存在滞後性。 亚特兰大联储GDPNOW的美国2020年第一季度GDP预测 从上图来看,亚特兰大联储对美国2020年第一季度GDP的预测结果已经迅速下滑,从3月中旬的3.2%高位下降到了目前的1.3%;而Blue Chip普测模型对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曲线的下降趋势则相对更加陡峭。不过,这些数据似乎存在滞後性。很多银行跟经济预测机构一直在预测∶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济似乎很糟糕;不过第二季度可能会更糟糕;市场预计美国今年GDP增长年率可能会萎缩20%-30%左右。美联储降息周期或到底;QE或扩表鉴於美联储之前已经采取了紧急降息措施,利率市场大概陷入了一种“假死”停滞状态。如果美联储打算从现在开始行动的话,那么它可能会采取进一步量化宽松或者回购工具等。美联储利率预期 目前没有任何迹象暗示美联储计划将利率降到负值区域,利率可能抵达了下限。利率市场上任何暗示加息或很快到来的预测可能是荒诞的、或被忽视。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目前已经开始恢复正常。长期国债收益率比短期国债收益率上升更快;这可能是一个信号——市场参与者认为最糟糕的时期(冠状病毒大流行带来不确定性及其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已经过去;目前收益率曲线已经不再倒挂。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1个月-30年 不过美国似乎仍可能很快陷入衰退。长期债券收益率被视为是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的风向标,和几个月之前相比,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显然仍较低迷(曲线明显较平缓),更不用说一年前的了。市场参与者使用收益率曲线来衡量不同期限债券的风险跟时间的关系。收益率曲线可以用在任何一种债券上,无论是AA级企业债券、德国国债还是美国国债。“正常”的收益率曲线是指短期债务工具收益率低於长期债务工具的收益率。简单点讲就是,因为预测未来的事情变得更加困难,投资者需要更高的收益率来弥补这种额外风险。这种关系下收益率曲线是上行的。观察政府债券收益率(比如德国国债或美国国债)可以随时对经济状况做出不同评估。短期国债收益率迅速上升可能意味著联邦政府融资方面可能存在问题。长期国债收益率急剧下跌可能意味著经济增长预测下降;或主权信用风险正在减退。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3个月期-10年期和2年期-10年期 收益率曲线分析有一定的理论基础。1986年杜克大学金融教授Campbell Harvey在他的一篇论文中探索了使用收益率曲线来预测经济衰退的情况。其指出,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3个月期-10年期)倒挂至少要一个季度才有可能起到真正的预警作用(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收益率曲线倒挂一个完整季度都准确预测到了每一次衰退)。纽约联储经济衰退概率指标 从美国国债利差来看,美国经济衰退几率(人为预测)仍然较低。美联储近期为提振风险偏好而做的努力舒缓了短期担忧,目前1个月期国债收益率处在曲线最低处(和正常情况下一样)。美国纽约联储的经济衰退可能性指标目前预测美国12个月内出现经济衰退的几率为18%;这样的结果或将是错的。总结∶美国收益率曲线正常化跟美国衰退几率过去三个月里,冠状病毒流行及其造成的破坏已经极大地改变了事态,不管是对经济而言还是人类生活方面。将最近的一些数据放到当前背景下来考虑是很重要的。过去两周来美国失业的范围跟规模(从初请失业金人数来看)堪比1929年-1933年经济大萧条期间的情况(根据美国人口跟劳动力规模做调整的话)。什么事情都没有地过了数十年;数十年前的事情发生在几周里。我们属于后者。

开启交易之旅